不可复制的美艳女鬼 张曼玉版小倩最经典

  斜倚门楣桃花灼灼,令人为之气闭的杀气,从阴冷的眼神癫狂的笑声中蔓延开来。大话西游中,饰演春十三娘的蓝洁瑛初次登场极尽妖娆狠辣。影片中间,或与师妹明枪暗箭,或笑语嫣嫣却暗怀鬼胎,当观众将她归反角时,她却又露出对师妹的维护,甚至护子而死,即便导演的设定太荒诞,她却也扮得活色生香。

  或许你会被中二又鬼畜的片名吓到,或许内容也如片名一样鬼扯和黄暴。尽管如此,为了李嘉欣的美颜盛世,撸个108遍又算什么。不是古装,也丝毫不减幻姬身上的飘逸美感。侧脸、回眸、眼神、红唇、出浴、情欲戏……无一步美得让人出魂。说是妖兽,未免太过于出尘;说是人类,也未免太过于美貌。

  许鞍华的鬼片《幽灵人间》中,舒琪饰演一个鬼上身的女孩。深蓝色的眼影配上她直勾勾的眼神,令人毛骨悚然。然而当她在街头凌空飞起、时间突然静止、画面凝固,唯长发向后飞舞的镜头进入大众视线时,便成就了那一个诡异飘逸,令人难忘的June。

  在《新孽海花传奇》中,赵雅芝饰演的女鬼,生时被踏上复仇不归路的王仲平所弃,死后化为鬼魂的焦桂英助其平冤昭雪,完成复仇心愿。赵雅芝演绎的女鬼桂英:清丽中透露着无限哀怨和深爱,加上赵雅芝炉火纯青的演技和飘逸的容貌,令人顿生怜悯之情!

  那年的张柏芝粉脂凝腮,一颦一笑娇艳魅惑;那年的夏迎春眼神狡邪,忽男忽女变幻莫测。通透的灵气,嫩出水的样貌。当她眼眸流转,俏生生的说上一句:我不懂人爱情,可我就是要娶你。让人如何拒绝?美艳至此,还在乎什么男女!

  九霄美狐,经过几世修炼幻化成人,他被王生从匪巢救出,自此越陷越深。她可以依靠杀人来维持美貌,也可以无视王夫人的善良将罪名嫁祸,也可以为达目的利用一路相伴的小易。然而最终,她却输给了爱情,牺牲千年修行,变成一只白色的小狐狸蜷缩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里。

  她执着地相信着“上天既然安排他能拔出我的紫青宝剑,他一定是个不平凡的人,错不了!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,身披金甲圣衣,脚踏七色的云彩来娶我!”朱茵演绎的紫霞面对爱情执着热烈,如火焰落在每一个观影人的心。

  醉生梦死的欢场,幽暗的回廊,一身男装的梅艳芳眉间含笑把一曲《客途秋恨》唱的低回婉转。妩媚的风情在她眼角和指尖缓缓流过,是那种别样的惊艳。而这种惊艳在作为孤魂飘荡五十年,再次重逢背叛的恋人,淡淡说出”我不等了”时,被催升到极致。

  绵绵细雨,蓝光幽微,青蛇行走间摇曳生姿,上挑的眉毛,柔媚的眼神、纠缠如海藻般的长发,由内向外散发着诱惑亦仙亦妖,亦人亦鬼。张曼玉的青蛇不仅把民间故事中的小青蛇表现得可爱至极,更是改变了人们对这个故事的传统理解。

  纱帐低垂的水榭楼台琴声轻扬,在无边的夜色里幽幽飘摇,像一股若有若无的青烟在静谧的空间里流失。女鬼,披轻绡,衣云罗,眸如星,在淡淡的熏香烟雾里,端坐于案前抚琴。此时此刻,千般的妩媚万种的风情便在无边无际的夜色里蔓延开来。自此,除却祖贤无小倩。

  斜倚门楣桃花灼灼,令人为之气闭的杀气,从阴冷的眼神癫狂的笑声中蔓延开来。大话西游中,饰演春十三娘的蓝洁瑛初次登场极尽妖娆狠辣。影片中间,或与师妹明枪暗箭,或笑语嫣嫣却暗怀鬼胎,当观众将她归反角时,她却又露出对师妹的维护,甚至护子而死,即便导演的设定太荒诞,她却也扮得活色生香。

  或许你会被中二又鬼畜的片名吓到,或许内容也如片名一样鬼扯和黄暴。尽管如此,为了李嘉欣的美颜盛世,撸个108遍又算什么。不是古装,也丝毫不减幻姬身上的飘逸美感。侧脸、回眸、眼神、红唇、出浴、情欲戏……无一步美得让人出魂。说是妖兽,未免太过于出尘;说是人类,也未免太过于美貌。

  许鞍华的鬼片《幽灵人间》中,舒琪饰演一个鬼上身的女孩。深蓝色的眼影配上她直勾勾的眼神,令人毛骨悚然。然而当她在街头凌空飞起、时间突然静止、画面凝固,唯长发向后飞舞的镜头进入大众视线时,便成就了那一个诡异飘逸,令人难忘的June。

  在《新孽海花传奇》中,赵雅芝饰演的女鬼,生时被踏上复仇不归路的王仲平所弃,死后化为鬼魂的焦桂英助其平冤昭雪,完成复仇心愿。赵雅芝演绎的女鬼桂英:清丽中透露着无限哀怨和深爱,加上赵雅芝炉火纯青的演技和飘逸的容貌,令人顿生怜悯之情!

  那年的张柏芝粉脂凝腮,一颦一笑娇艳魅惑;那年的夏迎春眼神狡邪,忽男忽女变幻莫测。通透的灵气,嫩出水的样貌。当她眼眸流转,俏生生的说上一句:我不懂人爱情,可我就是要娶你。让人如何拒绝?美艳至此,还在乎什么男女!

  九霄美狐,经过几世修炼幻化成人,他被王生从匪巢救出,自此越陷越深。她可以依靠杀人来维持美貌,也可以无视王夫人的善良将罪名嫁祸,也可以为达目的利用一路相伴的小易。然而最终,她却输给了爱情,牺牲千年修行,变成一只白色的小狐狸蜷缩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里。

  她执着地相信着“上天既然安排他能拔出我的紫青宝剑,他一定是个不平凡的人,错不了!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,身披金甲圣衣,脚踏七色的云彩来娶我!”朱茵演绎的紫霞面对爱情执着热烈,如火焰落在每一个观影人的心。

  醉生梦死的欢场,幽暗的回廊,一身男装的梅艳芳眉间含笑把一曲《客途秋恨》唱的低回婉转。妩媚的风情在她眼角和指尖缓缓流过,是那种别样的惊艳。而这种惊艳在作为孤魂飘荡五十年,再次重逢背叛的恋人,淡淡说出”我不等了”时,被催升到极致。

  绵绵细雨,蓝光幽微,青蛇行走间摇曳生姿,上挑的眉毛,柔媚的眼神、纠缠如海藻般的长发,由内向外散发着诱惑亦仙亦妖,亦人亦鬼。张曼玉的青蛇不仅把民间故事中的小青蛇表现得可爱至极,更是改变了人们对这个故事的传统理解。

  纱帐低垂的水榭楼台琴声轻扬,在无边的夜色里幽幽飘摇,像一股若有若无的青烟在静谧的空间里流失。女鬼,披轻绡,衣云罗,眸如星,在淡淡的熏香烟雾里,端坐于案前抚琴。此时此刻,千般的妩媚万种的风情便在无边无际的夜色里蔓延开来。自此,除却祖贤无小倩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